04:社会生活
     
本版列表新闻
     
2021年07月22日 星期四 放大 缩小 默认   
彭德怀攻占广顺城
寇金富

  红军长征经过贵州时,今长顺县的广顺是县城。

  1935年3月1日,周协尧前往广顺县就任县长。上任时,周协尧带着夫人及被任命为“国民党驻广顺县特别派遗员”的罗正材等人随行。周协尧系遵义人,贵州省行政训练所毕业生。周协尧上任伊始,就召开“区乡警”会议,声称要“配合国军围剿中共主力”。

  3月8日,广顺县城的一些绅耆为巴结周协尧,联名给周协尧送了一块贺联匾,上书“荣任大业,禄莅高升”,同时,还送钱送物,大放鞭炮。

  3月22日,周协尧为了配合上方“剿共”,伙同罗正材又将县辖5区的区长及“剿匪”指挥官等人召集起来开会,对粮款摊派、扩建武装、发展国民党党员等进行了部署。

  4月8日中午,周协尧突然接到第三区(罗勇区)派人送来的情报,称“共匪”已破定番(惠水),有可能向这边延伸,请县长派警防守。”周协尧得报后,立即召集各“剿共”指挥官及县政府要员开会,讨论有关广顺县“守土”事宜,不仅布阵戒严,而且责成“广顺县剿匪指挥官”程仲凡全权办理。

  程仲凡学名程绍孔,系团防总局局长程际昭之子,广顺北场人。程仲凡在县政府领命后,就广顺县城的布防督战等作了安排。贪生怕死的县长周协尧却暗地里带着夫人和财政科长等人离开县城,到十多里外的热水寨马路乡乡长李海庭家避难去了。次日,周协尧又得“探子”报告称:大股红军正向广顺县城逼近。于是,他们急忙离开热水寨,逃往南区摆所场区长王炳清家,随后长寨县又有人给王炳清送信说:共军前锋抵达威远区。周协尧不得不离开王炳清家,往偏僻的山村——花冲寨联保主任杨海洲家避难去。

  据当年目击者回忆,当时周协尧的老婆跑得上气不接下气,十分狼狈,过摆所河时,因担心绕道过桥来不及,周协尧用3块大洋请人背夫人过河。

  4月10日,中央红军三、五军团向广顺县挺进。三军团在军团长彭德怀、政委杨尚昆的指挥下,迅速进抵广顺县城郊。这时,彭德怀、杨尚昆接到朱德从杨猫场(距广顺15公里)发来的电报,命他们迅速进占广顺城,加强戒严并电告驻防前后地点。下午1时许,彭德怀将部队分左,中、石三路进攻广顺县城。

  广顺县“剿匪”指挥官程仲凡急命保警队长蓝保妹带队到城北美女山脚周家山孔圣庙一线抵抗,大队长毛老四带队到下街挑水台防守,他自己带队到营头坡坐镇。

  彭德怀先派侦察班前往侦察,得知城内已有兵力防守,当即命令右路从平桥、文昌阁进攻,左路由四格田包抄围攻,中路由孙家山主攻。中、右两路都很接近,战斗同时打响。守在孔圣庙的蓝保妹保警队抵挡了一会,见红军来势凶猛,即撤回城中,此时在挑水台的毛老四大队与红军战斗片刻后,也败退回下街巷中,与蓝保妹会合。在败退中,一些保警兵躲进农户家,有的则开小差翻城门洞逃出城去了。

  彭德怀下令“冲入城里”时,毛老四与蓝保妹正带着保警兵往上街但家花园碉堡处去找程仲凡会合,但未找到。这时红军已向但家花园冲来,蓝保妹等与红军开展巷战,不一会儿,蓝保妹就被红军击毙在外花园一石礅侧,毛老四则被打死在碉堡前照壁脚,另有2名保警兵被打死在碉堡门口,其余之敌即往上街方向逃窜。

  程仲凡在营头坡听到下街方向战斗打响,急命“剿匪”队冲向猴场口助战,他见势不妙,只身骑马逃出观音堂往四格田去找“义勇队”。

  义勇队队长李云昌在四格田寨的抱寨,听到县城枪声阵阵,认为是土匪在抢县城,便提枪站在门口连放几枪召集人。这下惊动了从杨家冲包围而来的左路红军,他们立即从杨家冲山上冲下抱寨,吓得李云昌跑进四格田报告原团防局局长潘佐臣等人,说:“我还以为是抢人的,哪晓得是部队!”于是他伙同潘家父子一起慌忙从后院躲进黄偏岩山洞中去了。

  程仲凡骑马只顾往四格田方向逃跑,到抱寨对面花落坡单家独户的谢以之家门口坎下小路时,突然从抱寨山下打来一枪,将程仲凡打栽于马下,倒在路边田里,受惊的马即回头嘶叫着往广顺方向跑。程仲凡急忙爬起来,跌跌撞撞地往谢以之家走去。土坎上下不过五六十步远,他到谢家门口便喊:“谢以之,谢以之,开门!”

  此时,谢以之一家三口正在家,听见喊声,从土墙小窗洞往外看。谢以之悄声说:“那是程仲凡,凶得很,不要开门!”谢以之嘱咐后,其妻谢何氏拉着14岁的儿子谢学文不做声。

  程仲凡继续哀声叫道:“谢以之,快开门,还听不出是我?”

  谢何氏便开门对程仲凡说:“先生,我家脏得很!”只见程仲凡左大腿血淌湿了裤子半截。

  程仲凡忙说:“你家把我藏起来,我拿3斗(约合10亩)水花烂田送你家!”

  谢何氏道:“先生,我家不敢要,命受不住!”谢何氏用手扶着两扇门,接着说:“你看我家脏得很,吃睡只有这两小间土墙房,躲不住嘛!”

  确实,那两小间土墙茅草棚还是其舅何云先送的,一家人靠帮工过活,哪能藏得他呢?程仲凡无奈,只得顺着谢家房头茅厕(厕所)边一瘸一跛地往后面去。

  当程仲凡刚到后面郑家坟山小井边时,就被从山脊上冲下来的红军捉住了,红军一看他手皮细嫩,又是腿中弹的狼狈相,便拖着他进县城去了。

  彭德怀、杨尚昆攻占广顺县城后,下午3点过钟,五军团军团长董振堂、政委李卓然也驻进了广顺县城。此时,中央机关主力则在距广顺东15公里的杨猫场干坝一线宿营。

  红军在广顺县城一些人家墙壁上写标语、搜大户并火烧但家碉堡,却对老百姓丝毫无犯,一些外出躲避的穷人逐步回了家。彭德怀命令将没收到的粮、布、盐等分送穷人,并访穷问苦。杨尚昆在街上召开群众大会,宣传共产党的主张,号召穷人起来闹革命,许多人主动向红军介绍地方情况。

  4月11日午后,红军在广顺关云庙场坝上召开公审程仲凡的大会,人群沸腾。主持这次大会的正是彭德怀。家住花落坡的谢以之牵着儿子谢学文也到场看热闹。只见程仲凡被五花大绑押在台下,彭德怀操着湖南口音洪钟般大声地列举这位广顺县“剿匪”指挥官的罪恶。

  红军战士们将从程仲凡家搜来的10多床布蚊帐和几大箩筐腊肉、大米等抬到会场。彭德怀指着程仲凡向围观的老百姓高喊:“这个人欺负穷人,造孽很多,该不该杀?”围观者众口同声:“该杀!”此时,程仲凡抖得如筛糠一般,瘫在地上。很多男人上前诉苦,有指着身上伤疤大骂的,有扯其耳朵的,有用草塞其嘴的,女人有的边骂边哭,有的抡起手要打他,红军战士拦都拦不住。红军战士在群众中问这问那,虽然口音不大听得懂,但只要问“这个人该不该杀”时,人人都讲该杀。有两个红军战士问谢以之:“老乡!这个人该不该杀?”

  谢以之答道:“把他杀了!不杀他,我们吃不消!”

  几位红军战土围着谢以之说:“老乡,莫怕!要把田地分给你们!”

  谢以之说:“我们不敢要!”

  红军又说:“怕啥子!我们一样都是穷人,跟红军走,分田地送你们!”

  一位红军首长宣布将东西分给老百姓,有的得肉,有的得布,有的得米,皆大欢喜。

  人群中有将布搭在肩上的,有用长衫兜着米的,有手提小块猪腊肉的,有抱着分的衣服的,都看着怎样处决程仲凡。

  晌午过后,彭德怀站在台上宣布:“把程仲凡拖去杀了!”

  只见两个十五六岁的小兵背着红布把的大刀,拖着程仲凡往右侧的观音堂口媒灰包处走去。有几位红军随后,到那里就用大马刀将程仲凡坎死在灰包上。

  一些围观的老百姓说:“甲子转啦!”有的秀才说:“恐怕要改朝换代了!”有的又说:“穷人巴不得天地反,老鸦惟愿火烧山!”

  第三天一早,周围寨子的人又到城内来,巴望着再分点东西。

  彭德怀骑着大马在小场坝转,老百姓三五成群地望着,你一句我一句地说:“天上星宿下界了,鬼也不敢沾边啰!”

  4月12日,红军离开广顺县城。三军团军团长彭德怀、政委杨尚昆,五军团军团长董振堂、政委李卓然,由广顺出发。军号一响,一路走安顺羊武方向,一路走紫云方向。

  4月13日,一军团军团长林彪、政委聂荣臻从广顺苏背坡出发,往紫云方向前进。

  红军离开广顺后,空中有国民党飞机盘旋侦察,地上有滇军尾随追踪,相距不过二三十里。前头停,后亦停;前面走,后亦跟。

  几天过去了,军队走光了,广顺县长周协尧才从乡下回到县府,但见原挂在县政府大门上的赠匾“荣任大业,禄莅高升”8个字,已被红军用毛笔覆盖写上另外8个字:“一派狗屁,贪官污吏!”

  (寇金富  收集整理)

  (长顺县档案史志局  供稿)

     
   第01版:一版要闻
   第02版:要闻
   第03版:要闻
   第04版:社会生活
   第05版:县市聚焦
   第06版:综合
   第07版:金融
   第08版:公告
州纪检监察系统第五届“清风杯”篮球赛闭幕
长顺摆所:千亩金银花丰收 农户喜摘“金银”
平塘代表队州运会武术散打项目比赛获佳绩
小孩病重昏迷 交警开道送医
三都中和:四百亩茭白喜获丰收
妇女涉嫌失火烧山林 外逃三年后投案自首
彭德怀攻占广顺城
黔南日报社会生活04彭德怀攻占广顺城 2021-07-22 2 2021年07月22日 星期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