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视点
     
本版列表新闻
     
2022年04月26日 星期二 放大 缩小 默认   
致敬,街头技艺人
朱丽 韩延洁 田高
来一口美味的冲冲糕
精致的面人作品

  文/图   本报记者   朱丽   韩延洁

  核心提示

  随着社会的发展,如今大家生活进入碎片化、短平快模式。当你试着慢下脚步或许会发现,在街道边、巷深处、天桥上,随处可见卖气球、做糖人或吉他弹唱的人,他们把不起眼的事做出了技术含量精益求精,为城市温度添砖加瓦,这些街头劳动者所做的,正是对劳动创造人生价值的最好诠释。

  本期《致敬,街头技艺人》,与本报记者一起感受城市里传统技艺人间隐藏的烟火气,听听技艺人背后的故事。

  灯光璀璨的西山大桥,川流不息的大十字,古朴浪漫的石板街,人声鼎沸的南沙洲公园,宾朋满座的都匀毛尖茶馆……诉说着都匀这座城市的活泼与闲适。

  华灯初上,漫步于弥漫着冲冲糕香味的街头,听闻一曲从天桥上传来的歌声,俯首相闻茉莉花束里的阵阵芳香,将古老手艺里蕴藏着的智慧和汗水,技艺人的积极乐观、匠心顽强,这座城市背后的生活气息娓娓道来,为城市倍添温度和热量。记忆里我们熟悉的传统“手艺味”渐渐袭来……

  “没有什么能够阻挡 我对梦想的追求”

  晚上7点,年轻音乐爱好者罗家猛背上吉他,骑着电瓶车载着装有话筒、音响、打光灯等设备来到西山大桥,选择好适合直播的灯光、角度,组装好所有装备,就开始了当晚的直播。

  这座因电影《无名之辈》一炮而红成为各地游客打卡的“网红桥”。不仅承载着这座城市的交通,还成为了市民休闲娱乐场所。

  “欢迎大家来到我的直播间,我现在在都匀的西山大桥。下面这首歌叫《蓝莲花》希望大家能喜欢。”调试完所有设备后,罗家猛开始了当天的直播。

  “没有什么能够阻挡,我对自由的向往……”他跟着节奏扫动琴弦,唱了起来,身边过路的市民渐渐围成一个圈,在歌曲高潮部分也大声合唱,歌声毕,掌声起,大家纷纷表示还想再来一首,直播间内的听众也一起欢呼。

  “我已经很久没有在街头直播了。”夜晚10点多他结束了当天的直播。他对记者说,因为疫情原因再加上要带娃,只有夜深趁着两个孩子熟睡后才投进自己家里的“影音室”,钻研怎样录音更加清晰,歌曲情感如何演绎到位,直播时的角度、语言、光线等技巧,如何让歌声走进更多人的心里。最近天气回暖,想出来直播是因为想见见“粉丝们”了,不仅让大家听到他的歌声,还可以让大家感受春天的都匀。“音乐就像老朋友,即使很久没有联系,那份想念和喜爱也会一直深藏心中。”他一边收拾设备,一边说。

  翻开他的抖音短视频,可以看到他是拥有5000多“粉丝”量的抖音认证音乐人,每一个视频下都是他抱着吉他弹唱的画面,西山大桥、绿博园、南沙洲公园都留下了他的歌声和那群驻足在他身旁听歌的身影,用歌声慰藉这座城市。

  他不是音乐科班出身,今年35岁的他就职于一家央企。他出生于罗甸县沫阳镇一个布依族人家,从小听着布依山歌长大,在学唱歌弹吉他这件事上,他的音乐天赋就展现出来了。在读初中二年级时,哥哥送给他第一把吉他,打开了他的另一扇窗,而这一份热爱与坚持就是10多年。

  “下一步有没有尝试自己做原创?唱一些关于黔南的歌?”记者问到。

  “这是我用布依语翻唱的一首广西壮族歌曲《木棉花开了就回来》。”他打开手机,播放了这段视频。视频中的他穿着布依族服饰,弹着吉他坐在草垛旁深情唱着。“我正在写一些关于家乡的歌,加入了部分民族元素,但是还需要时间的淬炼与打磨,到时再把完整的作品分享给大家。”

  疫情当下更要为生活添一缕芬芳

  晚上8点的都匀,街头小巷深处,灯带缠绕的花束一闪一闪,花朵的艳丽若隐若现,将氛围拉高不少,小贩们不时叫卖,来往市民驻足欣赏挑选,“炒热”了夜晚的生活与经济。

  小小的卖花摊,折射出的是生活的模样。

  从职校毕业的罗小妹,做过蛋糕、进过工厂、当过化妆师,多年来一直在省外漂泊。两年前,她毅然决定回乡发展。作为土生土长的都匀人,罗小妹说,都匀这座城市生活节奏慢,沉浸在“慢生活”里,都匀人总是在忙里偷闲中找快乐,所以很容易有幸福感。

  回到都匀,利用化妆的技术与色彩知识积累,罗小妹成了步行街附近最早一批卖花束的人,每天晚上六七点,她都会来到“老地方”摆好摊子,等待这些花束的“有缘人”。

  “今天想要点什么花?”

  “上次买的向日葵我女朋友很喜欢,这次换个玫瑰。”

  话落,罗小妹挑选了一束粉色玫瑰递到男生手里,流程十分娴熟。

  “来我这里买花的大多是情侣,也有人会买给朋友表示祝福,有人会买回去装扮家里。”罗小妹说。

  崇尚“像植物一样生活”的理念,罗小妹在每一件作品中赋予了花艺师的手艺与情感。她说,做花束的关键在于包装纸、花的搭配,一束花少则一个小时,多达三四个小时,根据花种和大小,一束卖三四十到六七十元,一天能卖三四百元。“这个是卡布奇诺,那个是绣球花、长相思、金辉……”罗小妹向记者介绍,每束花代表着不同的含义,比如“送君茉莉,愿君莫离”,她会根据客人需求推荐合适的给他们。

  罗小妹说:“干一行,爱一行,钻一行,大家的眼光在变化,我们更要与时俱进。”因此她不断钻研顾客心理与制作方法,通过网上课程、培训方式学习花种、颜色、包装纸等搭配,她包的花束中,总有些颜色“奇奇怪怪”却惹顾客喜爱的款。

  罗小妹还通过朋友圈销售、同城配送花束等方式打开销路。她说,疫后的人们,更需要为生活添一缕芬芳,来往的人们看到精致的鲜花也增加了愉悦感,只要街头还有人卖花,生活就不会太糟糕。说话间,这个26岁的女孩脸上话里、举手投足都透露着积极向上、乐观大方的气息。

  冲冲糕唤醒了儿时记忆味蕾

  新鲜出炉的冲冲糕,散发着淡淡的竹香和糯米香,42岁的摊主李芬大姐正熟练地将磨好的面粉填装在一个木料制成的竹筒里,上面加上适量的红糖、花生碎,再将竹筒放在冒出白烟的高压锅出气口,随着蒸汽连带着装有糕的竹筒冲得左右摇摆,不到30秒,一个热气腾腾的冲冲糕就出炉了。

  “好吃,好吃,还是小时候的味道,爽、糯、香、甜,回味悠长!”“90”后市民罗静带着孩子在摊前守候冲冲糕,见高压锅上喷出缕缕雾气,心中的“馋虫”直往外爬,太久没吃到冲冲糕的她连吃了两个。

  罗静告诉记者,小时候生活在农村,进城不像现在这么方便,每次到都匀父母都会给她买一个冲冲糕就够她开心很久了,吃的时候都得一点点挖,慢慢品尝。冲冲糕也成为她进城最憧憬的一件事。

  摊主李芬告诉记者,“冲冲糕要趁热吃,在春、秋、冬最受大家喜欢,平均一天多的话可以卖出100多个。”冲冲糕是都匀有名的特色小吃,据说已有一百多年的历史。其制作原料虽然简单,但是制作工艺却十分多,将黑米、糯米、粘米混合淘洗干净,滤起置筲箕用纱布盖上,饧几个小时磨成粉,揉搓静置一会。然后炒香,与花生用盐炒脆,去盐去皮舂成面,红糖舂成粉。将米粉舀入蒸笼的小木笼内,撒芝麻、红糖、花生面,再加上花生碎、葡萄干装入腰鼓形的木制模具,蒸熟后自然成型。

  现在,随着物价上涨,制作冲冲糕的原材料成本提高,冲冲糕价格也跟着“水涨船高”,从2005年以前5毛钱一个到现在普遍价格5元1个左右。

  希望这份传统手艺能传承下去

  在秦汉影视城的汉服街道,摆放着一个摊位不大,牌子上黑底金字写着“捏面”“糖人”两个牌坊,透出浓浓的复古风。两个棚子拼接组合而成的摊位上,展示着一个个精致的作品,有西游记里的师徒人物、摩登女郎、可爱的小动物……

  “捏面人咯,捏面人咯,好看又不贵,快来看看瞧瞧。”摊位主人、捏面人的赵万财师傅不停吆喝着,还不忘忙着手上的活,一旁赵师傅的妻子杨红艳有条打理着摊位,夫妻二人搭配着十分默契。

  每天早上,赵师傅准时来到摊位前,麻利地摆出食材、工具、成品。在他手中,几经捏、搓、揉、掀,用小刀灵巧地点、切、刻、划、塑成身、手、头面,披上发饰和衣裳,顷刻之间,栩栩如生的艺术形象便脱手而成。“捏面人其实没什么技巧,熟能生巧罢了。”一句轻描淡写的语句后面,却是多年的倾心付出。

  今年49岁的赵师傅,在捏面人这条路上已坚守和传承了40多年。

  受爷爷、父亲的影响,赵师傅自小对捏面人情有独钟,自他记事起就跟着爷爷和父亲学习捏面人,放学回家学、周末假日学,自此他也踏上了这条传统技艺之路。从最初的一个简单人物,到后来的一整套作品包含多个故事人物主体,他将写意、夸张等技巧融入到面人作品中,街上随处可见的大妈、街头卖小吃的商贩、路边可爱灵动的小猫……都是他的创作对象,因此他的作品特别“接地气”,深受顾客喜爱。

  “一个简单的作品10多分钟就能做好,复杂些的5、6天才能做好。”赵师傅说,一个简单的面人大概十几二十元,复杂的价格不等。融会贯通,他也学会了画糖人,因为做的糖人活灵活现,成为影视城来往游客和在影视城内拍戏剧组的打卡美食,吸引不少“粉丝”。“捏面人是祖上世代传下来的手艺,我最希望的是这份传统手艺能够传承下去。”赵师傅说。

  “人间烟火气,最抚凡人心。”从西山大桥到小十字,再到秦汉影视城,记者一路向东,从都匀老城到新城,享受了一场场视听、味觉盛宴。常念城市里的一串糖葫芦、一幅糖画、一个棉花糖,地方味的方言吆喝、飘荡在城市上空的歌声……也是因为他们,用绝活为这座城增添了温度与色彩。

  采访手记

  匀城的“烟火气”

  本报记者  田高

  当我们每天都在重复着繁忙喧嚣的日常,是否在街头巷尾偶尔看到击鼓吟唱满面春风的手艺人,是否还能感受到他们身上的那份“烟火气”和“从前慢”……

  近期,黔南日报社融媒体采访中心策划采写了“罗甸劳模现象”“黔南青年工匠”等系列报道,今天又推出了“致敬街头技艺人”专题,目的就是多角度展现各行各业普通劳动者的状态和风采。时代在发展,社会在进步,但是尊崇劳动、尊重劳动者的传统却始终不变。

  择一事终一生,不为繁华易匠心。简而言之,他们大多是靠独门手艺来谋生的匠人。生活中看似普通的材料,在他们的手中,掺和着执着、细致、倔强,还有一点点温度,幻化成一件富有生命力的物件。这些平凡而执着的技艺人,在漫漫人生路上专注于“我之所爱”,不被浮躁俘获,不被欲望捆绑,既热爱又钟情,不急不缓。他们承载的那份文化,凝固的那份情结,成为时光偷不走的记忆。时间在变,手艺人的深情不变。如今,很多手艺逐渐被机器取代,很多手艺人已逐渐淡出我们的视野。与其叫他们手艺人,不如称他们“守艺人”,不管科技如何先进,手艺人的工具却能随着时间更迭而沉淀更多滋味。手艺不仅是谋生工具,更是一种坚持,一份传承。时光不尽,匠心不灭,手艺不止。

  我们寻访的街头技艺人中,有激情演唱的街头歌者,有巧手编织的“弄花使者”,也有年过半百的手工艺品制作人。他们每一次挥汗,都体现着自己的人生价值;每一份投入,都在让城市变得更加美好。在疫情肆虐之下,他们用自己的诚实劳动和创意头脑,为这座城市带来了更多的人间烟火气。城市不仅需要“高度”,更需要“温度”。如果城市的发展只有钢筋水泥和车水马龙,那就是一座没有灵魂的城市。磨剪刀的、卖糖葫芦的、把棕树叶编成小蚂蚱的,他们一样是这个“温暖小城”的重要组成部分。因为,我们需要的不仅是水泥森林的大都市,更需要让贩夫走卒、引车卖浆者流都能真切享有的幸福感,这是我们建设有温度、有内涵、有酒有故事“宜居小城”所需要的情怀和价值认同。

     
   第01版:一版要闻
   第02版:要闻
   第03版:要闻
   第04版:社会生活
   第05版:公告
   第06版:平安黔南
   第07版:县市聚焦
   第08版:视点
致敬,街头技艺人
黔南日报视点08致敬,街头技艺人 2022-04-26 2 2022年04月26日 星期二